钟南山:预计全球疫情能控制下来 4月底出现拐点
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▲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此前,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,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“新冠肺炎”,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,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。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,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“瘟疫之河”的污名,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,质疑泛暴派的动机,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。

新京报:针对国外的情况,交流时,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?

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。2月8日,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,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。“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,很多人还不清楚。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,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。”彭志勇说,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,当时的新冠肺炎“主战场”仍在中国,还有医生问他,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,还是global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也不好说,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。”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但国外也有一些优势,比如说他们的医疗系统、社会保障体系会相对更加成熟。

赵剡:全世界有很多很厉害的病毒,但它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。比如埃博拉也是冠状病毒,人一旦得病立刻就会出现很多临床表现,这就让它很好预防。SARS也是,一旦感染,患者会立刻发烧,所以你只需要验证这个人发烧没有就行了。

新京报:病毒的这种变化,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?

新京报:国外患者出现了这些国内很少见的情况,这意味着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