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班牙公主病逝 成首位因新冠病毒去世的王室成员


袁征认为,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。首先,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。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,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,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,确诊病例自然也少。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,各地加大检测能力——检测得多了,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。

其次,这也和美国早期不重视、防控举措滞后有关。美国很多州直到3月中下旬才开始实施居家隔离政策,要求民众扩大社交距离,但这时候病毒已经蔓延非常广了,感染人数也就非常多。

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。截图自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官网

五、中国、意大利等国在不同阶段采取相似的“封城”措施,目的都是阻止疫情扩散蔓延。贵报却认为西方国家只能学习文化和政治上“同宗”的意大利经验,这是不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?

从客观上而言,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。美国是联邦制国家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。在疫情暴发之初,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,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,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。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,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、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。

但是,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,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,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。

“我反对台独,但不反对‘台独’公投,但你们敢吗?”郝柏村问道,如果不敢,就证明一切“台独”理论和主张,都是骗取善良台湾人民的选票而已,“‘台独’就是骗局”。

三、中国疫情防控成效充分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,显示了中国制度的强大优势。贵报不敢正视事实,反而极力拿着放大镜寻找中国制度的缺点,贵报的评判标准究竟是人民的健康和安全、还是意识形态界线?

四、自1月3日开始,中方一直及时向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通报疫情信息,分享病毒基因序列,介绍疫情防控和救治方案,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。贵报反倒声称中国隐瞒疫情真相、延误他国抗疫时机,公正何在?

“台湾人无论血统、语言、文字、风俗习惯,都是正统的中华民族一部分,孔庙、关公及妈姐,都是台湾人崇敬的信仰中心,亦如大陆各民族。”他在书中写道。